Rss | Tags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动态资讯 > 正文
动态资讯
联系我们

《联合国反腐败公约》

实施研究题组

电  话:0731-88664106

传  真:0731-88664106

地  址: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

湖南大学廉政研究中心

动态资讯

有逃必追 一追到底

录入者:Douglas 日期:2017-2-5 9:33:05 人气:12 评论:0

  2016年7月8日失联,9月12日就从缅甸小勐拉被劝返,涉嫌贪污犯罪的云南镇雄县场坝镇财政所所长付汉顺怎么也没想到,“该来的来得这么快。”

  云南地处边境,特殊的地理区位使之成为贪腐群体出逃选择地之一。为做好追逃追赃工作,云南不断健全体制机制,织密追逃追赃“天网”。两年来,云南已成功追回外逃人员97人,追赃1.71亿元,成果显著。

  健全责任体系

  “天网”织得更密

  付汉顺为何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被劝返?高效追逃追赃背后,是云南省市县三级行之有效的追逃追赃协调机制。

  付汉顺失联后,镇雄县公安、检察、人民银行等单位迅速召开联席会议。通过技术手段对付汉顺进行定位并关联查找,发现其最后出现地点是缅甸境内的小勐拉,初步判定付汉顺已外逃缅甸。省检察院立即向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检察院和省检察院勐海边境协查站发出协查指示,即时启动边境地区区域性国际司法协作机制。在追逃高压态势下,付汉顺回国投案自首,很快交待了其涉嫌贪污犯罪的事实以及外逃情况。

  “让已经潜逃的无处藏身,让企图外逃的丢掉幻想。”一个个成功案例彰显了“有逃必追、一追到底”的坚定决心和态度,让不少犯罪嫌疑人不再幻想“通过外逃一了百了”。

  云南省委要求,牢牢抓住主体责任这个“牛鼻子”,在建立体制机制上下功夫,让腐败分子不能逃、不敢逃、不想逃。省纪委牵头,以省级10家部门为成员单位专门成立的云南省追逃办,已成为云南追逃追赃工作的有力抓手。

  “有追逃追赃任务的检察院、公安机关,主要负责人作为第一责任人,对国际追逃追赃工作要亲自过问、亲自部署、亲自协调、亲自督办。”按照“一人一策、一人一案”的要求,云南细化完善具体工作任务和方法,制定了详尽的追逃措施。

  不仅是省级层面,追逃追赃压力层层传导。云南建立并严格执行周报制度,主办责任单位一周一报工作进度,实现信息共享、资源共享、力量共享;健全和深化协调机制,向市县一级延伸。“对追逃追赃工作实行包案负责制,谁立案,谁追逃,要求全力组织实施,在限定时间内拿出实效成果,否则将严肃追究责任,以责任追究倒逼责任落实。”云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相关负责人表示。

  不仅立案单位主体责任被落细落实,发案单位主体责任也被压实。省追逃办要求发案单位积极履行主体责任,加强与省追逃办的日常联系沟通,积极主动协助调查。

  活用追逃方式

  “天网”撒得更远

  2016年10月5日,经省追逃办协调指挥,省检察院成功劝返潜逃美国的犯罪嫌疑人,云南云电同方科技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张大伟,这是云南“天网”行动中第一个追回的“百名红通人员”。

  实际上,在目前已被追回的37名“红通”人员中,22名属于被“劝返”。劝返是目前我国追逃使用最多的方式,相比引渡和遣返措施而言,劝返不仅在操作上更为便利,而且在成本上更加经济。

  作为我国毗邻周边国家最多的省份之一,特殊的地理区位使云南成为开展境外缉捕的重要战场。云南主动作为,积极与周边国家有关机构开展司法协作、警务合作,在抓好本省追逃案件的同时,还大力协助外省开展境外缉捕。省检察机关在全省22个边境县设立了边境协查站,不断完善职务犯罪国际追逃追赃工作机制。

  “决不能让腐败分子逃之夭夭,决不能让国外境外成为腐败分子避罪的‘天堂’,决不能让腐败分子逃脱法纪的制裁。”云南省纪委主要负责同志态度坚决。

  “只要基本确认潜逃人员在东南亚国家的位置,我们就能很快和相关国家建立协作,嫌疑人归案的可能性就很大。”有关负责人介绍,云南在与东南亚国家追逃追赃方面的合作卓有成效,潜逃东盟国家8名“百名红通人员”中,已追回6人。

  据统计,腐败每年会吞噬全球5%的GDP以及10%的商业合同价值,全世界每年被贪污的财产估计高达200—400亿美元。“腐败是所有国家都面临的重要问题,而不是只存在于中国、欧洲或非洲,每个国家都必须联合起来通过国际合作的方式开展反腐行动,中国在这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国际反腐败学院院长马丁·克鲁特纳前不久在云南玉溪召开的中国—东盟反腐败国际研讨班上,对中国在反腐败国际合作中发挥的建设性作用给予高度肯定。

  “追逃追赃是我国和东盟双方需要拓展的合作新领域,能够为双方合作注入新的活力。”国家预防腐败局局长刘建超说。

  看紧“钱”“证”“人”

  “天网”管得更严

  2015年,瑞丽市追逃追赃办一成立就将当年该市第一个外逃公职人员刘某确定为重点追逃对象。瑞丽紧邻缅甸,国境线无天然屏障,刘某又是土生土长的瑞丽人,对边境线较为熟悉,追逃困难重重。通过明确各单位责任,仅仅5天瑞丽市就将刘某抓捕归案,形成有力震慑。

  实际上,追逃难度不小,而赃款损失比例也较高。防止外逃,关键要靠预防。

  在边境地区,云南积极开展打击利用离岸公司和地下钱庄向境外转移赃款专项行动,阻断贪污贿赂犯罪违法所得及其收益的转移通道,斩断贪腐人员外逃的资金链条,断掉贪腐人员外逃后路。

  省公安机关树立主动走出去的意识,把加强与邻国执法合作作为境外追逃缉捕的重要手段;人民银行昆明中心支行及时对外逃人员银行账户情况进行排查、梳理,及时移交线索,会同公安机关开展打击利用离岸公司和地下钱庄向境外转移赃款专项行动;省委组织部在全省5301个单位和地区开展治理违规办理和持有因私出入证照专项行动;省外办根据工作需要及时办理办案人员出国手续、协查外逃人员有关信息。

  地处中缅边境的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专门出台新政,通过建立健全反腐败追逃追赃工作外逃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信息库、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信息库、特定岗位人员备案信息库的防逃“三库”;将公安、法检两院及边检等部门紧密联动,对可能逃往境外的人员实行报告备案制度,制定日常管理和预防外逃措施。

  “通过抓实防逃工作任务的日常落实,加强对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出国(境)多方会审的‘联防’、因私出国(境)证照集中统管实行人证分离的‘物防’、充分发挥边境协查站和边防检查站作用加强‘边防’,形成了防控外逃的整体合力。”德宏州委常委、纪委书记贺勇说。来源:《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4日   18 版)



    标签:追逃追赃 云南 东盟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网站首页 | 各国实施 | 在线留言 | 网站地图